吴芳沉默了一会儿,“不是的。”

  她说陈明亮对你印象很好。
  她说就那样儿。
  她有什么好呢?带着她出去吃饭肯定会招来哥们儿的同情。以前带柳颖出去可不同,她总是能成为最引人注目的女人。她和吴芳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。
  她原本还以为他又会让她吃菜呢。
  她在“贵都”酒店弹钢琴。她年纪很轻,但不是小女孩了。她的头发中分后披下来,上面缀饰了数不清的小小串珠,灯光打在她头发上,那些串珠发出耀目的光彩。她穿了一件银色的裙子,腰身收得很紧,流露出动人的线条。手臂裸露着,手腕处也带着和头发上的串珠相映成趣的饰物。
  她在他兴致正好的时候,把话题结束了,就像掐掉一朵花。
  她转身欲走。
  同学意味深长地笑了,他跟张昊说了“惊喜”的事儿。
  同学责备地说: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!”
  我们得谈谈
  我们能再一起出来吗
  我去接你
  我去走独木桥
  我知道女人撒谎时是什么样儿
  吴芳:“你……你喝什么?”
  吴芳:“你不想?”
  吴芳:“我……”
  吴芳把手放下了,她的眼睛有些红,眼眶有些发黑,愤怒至极地盯着陈明亮。
  吴芳把书放在一边,“没关系。”
  吴芳把眼光从窗外的风景上转了回来,对男人微笑了一下,“今天天气特别好。”
  吴芳把眼镜戴上,伸手去抓包,她起身时,与刚好过来送饮品的服务员撞到一起,茶和咖啡泼翻在她的衣服上。她尖叫了一声。
  吴芳把自己的那杯绿茶放到陈明亮眼前,“看见这茶叶了吗?”
  吴芳板起了脸,连表情也变得有棱有角的,“我知道你刚刚失恋心情不好,但我没有时间天天陪你开玩笑……”
  吴芳板起了脸。
  吴芳板起脸来,“你找我干吗?还想和我开房?”
  吴芳板着脸,终于绷不住,笑了。
  吴芳被他的比喻弄得哑然失笑,“还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的。”
  吴芳不大高兴:“什么硬邦邦的,你当我是死人?”
  吴芳不理他,叫住一辆出租车上去。
  吴芳不说话。
  吴芳不相信他,“你老这么开玩笑,有意思吗?”
  吴芳朝窗外望着,玻璃上面影影绰绰地反射出她自己的样子来。她的眼镜有些反光,占了脸孔差不多三分之一的部分。头发规规矩矩地用皮筋在脑后绑着。她的衣服也很难让男人喜欢,式样很老,可吴芳自己很喜欢。式样老旧的衣服下面,她能感到自己的心安安静静的。
  吴芳朝他走来,“我没迟到吧?”
  吴芳沉默了一会儿,“不是的。”
  吴芳沉默了一会儿,“走吧。”
  吴芳沉吟了一下,“你自己想吧,想什么样儿就是什么样儿。”
  吴芳沉吟着。
  吴芳从镜子里看着他挥舞手臂的样子,笑了。
  吴芳从试衣间里走出来时,陈明亮觉得自己产生了错觉。
  吴芳从椅子上面摘下包,从包里掏出钱包。从钱包里往外抽钱时,陈明亮伸手把她的钱包打落到包里。
  吴芳的动作慢下来,看着陈明亮。
  吴芳的目光从陈明亮身上转到桌上。
  吴芳的笑容变得微妙了,把包背上,“再见。”
  吴芳的语调变了,“给我!!!”
  吴芳瞪着他。
  吴芳第一次见陈明亮,就记住了他的名字。他让她很高兴,但他自己不知道,于是她的高兴便加了倍。
  吴芳点点头。陈明亮一时无语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炫乐彩票官网线路导航 »  吴芳沉默了一会儿,“不是的。”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