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必须把我们交付给那运载我们的安宁之河

  我们必须把我们交付给那运载我们的安宁之河,而不是任何其他现存的东西。我们必须遵从创造的冲动,我们必须确实地安睡,那样的话,我们就似乎什么都不是了。我们可能会害怕无政府状态和无序,但事实上,最可怕的无政府状态莫过于固定的法律。固定的法律是机械的。
  我们必须承认,没人有“自我感觉”,因为在当今的文明世界里,所有人的感觉实际上都是相同的,只有当人们懂得了怎样去感受时,他们才可能有所感觉。对于他们不知道如何感受的感觉,他们是断断感觉不到的。这一点,无论是男人、女人或儿童,情况都是如此。
  我们必须放弃自我意识,放弃我们对最终知识的幻想。放弃正确和错误的固有观念。我们必须永远放弃这些。我们不可能制定航线,也不能制定去新世界的航线。我们所有的地图、航海图,所有的正确和错误都只是对过去的记录。对新事物来说,总有一个新的并永远变幻莫测的因素。
  我们必须根据时间和未知的平衡,直接成为老虎和羊,我们必须在直接的生命中成为二者,这样的话,最终我们将是愉快的安宁玫瑰。
  我们必须进入某种状态,就像睡眠。我们必须汇入那股载着我们的水流。我们在水流上安眠,在安眠中消去我们的固执和自我意识。我们似乎感到,当我们不再通过强调自我意识而激励自己时,我们就变得十分渺小,似乎一点进步也没有,什么进化也不曾发生过。然而,如果我们四下看看,我们就能看见,旧河岸在两旁无声地滑动,一个逐渐显露的新世界就在我们周围。这是纯粹的历险,最美了。
  我们必须区分理想和欲望,欲望是从内部的、未知的、本能的灵魂或自我产生的。但理想是从上面的头脑产生的,它是一个僵化任意的东西,就像受机器控制一样。最大的教育是学会打破所有僵化的观念,让灵魂的深层欲望直接本能地体现出来。但这需要很长的时间。
  我们必须选择生,因为生决不会强迫我们。我们有时候甚至根本不能选择,对死也是如此。然后,生命再一次与我们同在,使人感到有一种温和的安宁。但是我们最终可能会断然地否认这种安宁,因此我们也就断无安宁可言。我们可能会完全排斥生活并最终拒斥自己。除非我们把自己的意志交付给生命之流,否则,我们就是毫无生命的尤物。
  我们不仅是光明和美德的创造物,我们同样也活在衰败和死亡之中。如果我们要想自由,就必须使黑暗和光明均衡。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,我们自己即是衰败之溪,又始终是生命的光明之河,要想自由,就必须恢复我们的平衡。我们体内既涌出衰败之流,也涌出创造之流。我们必须在二者之中存在,我们的知识必须存在于二者之中。旧的庙宇的帐幔必须撕裂,因为它们只是掩盖我们已经衰败了这一现实的屏幕而己。
  我们不可能征服死亡,那是愚蠢的。死和巨大的毁灭暗流是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一半,生孕育了死,死又孕育着生。如果说在长跑中生只是一时显得略胜一筹的话,那么,死总是在每一阶段的短跑中占着上风。它们就像兔子和乌龟在赛跑。
  我们彻底失望了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炫乐彩票官网线路导航 »   我们必须把我们交付给那运载我们的安宁之河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