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给他酒,他会死的,他只有在酒醉后才能平息心中的愧疚和折磨

  “不给他酒,他会死的,他只有在酒醉后才能平息心中的愧疚和折磨,他是在逃避,逃避现实,逃避责任,这样的人已经不配做一个军人了。”屠夫已经没有了刚见到哈维时的惊讶和兴奋,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失望和伤悲。
  “不给他酒,我们可以让他戒酒啊!”我说道。
  “不够冷血的人正在弹壳堆成的山坡上腐烂着!”屠夫一脸漠然地说道,“如果你怕发生这种事,就看紧点儿你身边的人,比方说这只喝成傻鸟的母蜘蛛。”
  “不管他,加快速度,我们要在天亮前,趁人类最易精神松懈的时候穿过这片丛林边上的第二道防线。”队长说完加快速度向前奔去。
  “不过,在狼群中这可不算什么好成绩!”底火打击我。
  “不过你们也应该想到,他们加入现在的政府军,也就是为了加入反政府武装。”队长从后边拍了拍我们的肩膀,然后向丛林深处走去。
  “不过他们这群人怎么看起来这么怪呢?什么神父,侍者,修士,听着怎么觉着有点儿宗教的味道呢?”我一边跟着队伍前进一边问。
  “不行!医生很忙,现在是战时,很多伤员都送到这里来,请你老老实实地躺在你的位置上不要乱跑,你的伤势很重。”护士说完就推着小车走了。
  “不行。再这样下去,我们可就顶不住了!”屠夫一边扫射一边叫道。
  “不好,我腿上中枪了,你们再不来,估计我就挂了。”我承认我很沮丧。
  “不好意思!刚才我又说错话了,让你们想起那天的事。”我不想再绕来绕去说些没用的,鼓起勇气决定揭开这个大家都不愿揭的疮疤。
  “不好意思!我发神经了?”我一脸尴尬。我只记得昏迷中做了个逃亡的梦。
  “不好意思!我忘了!”我赶紧道歉。
  “不好意思!我忘了有室友了!”快刀拿浴巾遮住我早已看了几遍的身体。 狼群(1) 浴血重生
  “不好意思,宛儿,我不是故意不认你的,事情实在复杂。”我在背后盯着宛儿的背影半天,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。 第三章 我杀人了(1) 作者 : 刺血
  “不回家。这儿离家太远了,来回车票钱也不少,不回去。”我们学校在云南,而我家则在河南。
  “不会,不会。我看着呢!”大熊不好意思地搔搔头说。
  “不会,戴尔蒙都天天打仗,我们从东南方接近没有什么关系,叛军已经击溃东南部的大部分港口驻军。而且,政府军也没有工夫来查海上像我们这样的渔船!”队长摆摆手说,“去休息一下吧!一会儿上了岸就没有工夫休息了。”
  “不会吧!”我惊讶地回过头打量起那群人,仔细看了一会儿还是无法相信那些人会是干这个的,这些女孩长得都非常美丽,如果说外面的女孩们也非常美丽,那么这里面的女孩有外面那些姑娘所没有的——气质!
  “不会吧!刑天,你不知道这是什么?哈哈,这是钻石,原钻!没有加工过的。”恶魔指着我笑了起来,“我们发了!这么多钻石,拿回去一加工,可就是钱啊!这一袋东西拿到欧美加工一下最少值200万美金。”恶魔仔细地端详起手里的钻石。
  “不会吧,估计是你们外国人体格好,亚洲人的体格没有这么强壮。”我可不认为我能练成施瓦辛格那块头。
  “不会吧,老大,你在开什么玩笑啊!”小白还以为我在拿他开心。
  “不会吧,你家里是干什么的?怎么能让一个小孩子干这种事?这太残忍了!”她说的话吓了我一跳。
  “不会吧,太极拳怎么会不是出自武当?不可能的!我看过那个电影,上面说是张三丰创的太极拳。”一群人义愤地指责我骗人。
  “不会吧,刑天,你当佣兵?才几个月不见,你就成了雇佣军人?怎么可能?”宛儿一脸的难以置信。 狼群(1) 浴血重生
  “不会吧?你……为什么?”我不敢相信真有人空手去斗狮子! 第三章 我杀人了(2) 作者 : 刺血
  “不会吧?信仰自由不是吗?”怎么和中国不一样?
  “不会不会,云南哪有你说的那么乱啊?再说了,离国境线还远着呢,远着呢!”
  “不会的!”队长断然说道,“这种情况下,扛着几百公斤重的死人逃跑是不可能的,尸体一定还在。我们去看看!”
  “不会喝酒就不要喝,逞什么能啊!不舒服了吧?”我一边小心翼翼地转动方向盘和拉动沾满呕吐物的排挡器发动汽车,屠夫把开车的“脏活”交给我了。
  “不可能,中国菜我吃过很多次,不是那个味道,不要骗我!”狼人向来以鼻子好闻名,所以他很肯定我吃的不是中国菜。
  “不可能的,你不可能这么轻松就越过国境的,中国边防军不可能如你说的那么差劲!”
  “不客气!你们是我的第一批试验者!”我接好他的伤腿不理他脸上呆呆的神情,径自折断一根木板给他做了简易的夹板固定伤口。
  “不客气!我们是佣兵!你给了钱,我们就一定会完成你交给的任务。”队长笑了笑说。
  “不了,不了!谢谢,谢谢!”我忙举手投降,本来就觉得不对劲,没想到还是中招。
  “不了,不了,谢谢,我们用不了这么猛的火力!我们先走了。”快刀在边上对我暗使眼色。
  “不了,谢谢!”我现在手上拿什么东西胳膊都会痛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炫乐彩票官网线路导航 » 不给他酒,他会死的,他只有在酒醉后才能平息心中的愧疚和折磨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