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房的路上刚好跟暖暖擦身,「凉凉,明天见罗。」拎个袋子的暖暖说。

  花要开了、草要长了、树要绿了。
  话说完小曹便低头在纸上写字,写完后把纸递给我,上面写着:「曹董,你真是英俊潇洒、风度翩翩呀,真帅呀,我好崇拜你呀, 我能不能唱首歌给你听呀。(随便一首歌)」『这是干嘛?』我指着那张纸。
  话题绕着我现在在干嘛、还写不写东西、作品真实性等等。
  圜丘坛被两重矮墙围着,外面是正方形、里面是圆形,象征着天圆地方。
  皇帝在这里举行仪式,祈求风调雨顺、五穀丰登。
  恍惚间听见达达的马啼声,下意识回头望,以为突然来了辆马车。
  回程的车票早已买好,仍然是软卧下铺的位置。
  回答好不好喝那么难吗?
  回到房间,打开电脑,连上线。
  回到房间把行李整理好,打开窗户,坐在小阳台,欣赏北京最后的夜。
  回到排云门,再沿长廊西半部行走,走完长廊便可看见石舫。
  回到寝室,一跳上床,眼皮就重了。
  回到寝室后,觉得空腹难受,便熘到街上找了家面馆,叫了碗面。
  回到学校吃完饭,大伙又聚在教室里展示今天的战利品。
  回到学校后,觉得有些累。
  回房的路上刚好跟暖暖擦身,「凉凉,明天见罗。」拎个袋子的暖暖说。
  回寝室后,想先洗个澡,再整理行李。
  回寝室途中,刚好碰见学弟走出厕所,「拉肚子了。」他说。
  回想这段时间内的奔波与心情转折,疲惫感迅速蔓延全身,便沉沉睡去。
  回学校的路上,暖暖感慨地说:「不知道啥原因,豆汁店越来越少了。」『我知道为什么豆汁店越来越少的原因。』我说。
  回忆依然如此清晰,并没有被时间弄澹。
  溷蛋!自己丢脸还不够,还把我拉上来一起丢脸。
  活动结束前一晚,总在空地升起营火,所有人围着营火唱《萍聚》。
  火车持续发出规律而低沉的咚隆声,驶向北京。
  或是我心里一直觉得暖暖很美于是不自觉跟未名湖的美景相比?
  或许所有二龙戏珠图桉中两条龙的身形都会类似,但我宁愿相信这是暖暖的细心。
  或许我可以做些傻事,或者少些理智、多些冲动与热情。
  或许有少许的勇气去面对困境,但并没有过人的勇气去突破或扭转困境。
  叽叽喳喳说个没完,还拿出扑克牌邀我和暖暖一起玩。
  机票贵了点,但时间快多了。
  即将来临的离别让我的心冰冻,无法与暖暖正常谈笑。
  即使跳水前我的第一反应是想起不会游泳,我还是会跳;因为我相信意志,相信它带来的力量。
  即使我知道再怎么忙碌的暖暖也一定不会认为我的电话会打扰她。
  即使西湖十景是如此娇媚,仍然无法让我分心。
  即使一个五星级美女嗲声嗲气、眼角放电、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跟我说:「帅哥,帮我修电脑。好不好嘛,好不好嘛……」我也能保持镇定,然后以零下十度的口吻说:『没空。』所以虽然看不到暖暖、听不到暖暖的声音,但暖暖始终在我心里。
  即使在哈尔滨,也没像现在一样,觉得全身的细胞都在发抖。
  藉口要去洗手间,我偷偷把帐付了。
  藉由反复使用九和九的倍数以呼应「九重天」,并强调天的至高无上。
  几百公尺外摩天大楼林立,街上车声鼎沸、霓虹灯闪烁;但一拐进胡同,却回到几百年前,见到北京居民的纯朴生活。
  几度想告诉暖暖我不叫凉凉,但始终抓不住良心发现的好时机。
  几个男同学面露安慰的笑容,可能他们心想其貌不扬的人也可风流倜傥。
  几个学生抓紧时间跟两位老师合照。
  几年后纪晓岚回到老家,文鸾已亭亭玉立、标致动人。
  记得玻璃好像可以指臀部,所以我没摸玻璃只凝视福字一会,便走出来。
  记得大学时去过的民雄鬼屋,那里竟然也到处被写上到此一游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炫乐彩票官网线路导航 » 回房的路上刚好跟暖暖擦身,「凉凉,明天见罗。」拎个袋子的暖暖说。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