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景宽|闲话小儿子

小儿子今年四十岁,细高挑,脚蹬一双大鞋像两只船。喜欢另类打扮,左耳垂戴两个耳钉,左手无名指上戴着婚戒,左手腕上常常戴着挽了几圈的佛珠。前几年喜欢留马尾辫,现在又留起了板寸头。已到不惑之年,还在父母面前撒娇呢。一会儿叫我“老爸”,一会儿叫我“老头儿”,还不时地搂我脖子,更令我哭笑不得的是,他常拿我和他妈近亲结婚做讽刺笑料,做出嘴斜眼歪、手脚不听使唤状。

每当他妈妈向他控诉我的“罪状”时,他便替母“报仇”,向我“进攻”,用手捅我身上的痒处,直到我“告饶”,还得向他妈“认罪”为止。每每这时候,全家最开心了。

我对他的“反击”就是“你不是我儿子”,“长得不像我”,“头脑也不像我”。他“逼问”我,像谁?我说像你妈呗。的确,他脑瓜灵,见啥会啥,这一点像他妈。我是个笨人,从小就笨,同学学一遍数学题就会了,我得学十遍。他小时候,我家有台收音机,他不好好听里面传出的节目,却爱打开收音机后箱板,看里面密密麻麻的电阻、晶体管,看得很入迷。趁我和他妈妈不在家时,便“大卸八块”。傍我俩要回家时,又赶紧组装上。我发现了,做出举手要打状,他急忙扭开收音机旋钮,里面响起了歌声,全家响起了笑声。上小学了,老师让学手工织活,他让妈妈教,学一遍就会了,织的毛围巾被老师在班级展示。

这小子逆生长,越长越年轻。有一次,他患重感冒,爱人来不及捯饬便扶他去看医生,医生误以为他俩是母子关系。从此,他便蓄胡须。我说,你老爸还没留胡子,你留哪门的胡子。他楞说留着饰演老汉,骗谁呀?

长得年轻有时也不是啥好事啊!记得2012年辽宁卫视台举办电视剧《樱桃》首播仪式走红毯活动,我们父子编剧应邀出席,在台上接受主持人采访时,他英挺俊朗,一米八四的身高十分突出。我呢,秃顶,灯光一照,脑袋比灯泡还亮。老伴在台下坐着,听旁边人议论:“看这老编剧有八十岁了,他儿子咋那么年轻呢?”“这还不明白,准是小老婆生的呗!”老伴听了差点晕过去。我俩和演员宋小宝合影,小宝站在我俩中间显得个子特矮,像两个巨人夹个袖珍人。

这小子思虑缜密,办事周到。他写剧本时,哪里埋伏笔,哪里解悬念,哪里是高潮点,都布局细密。在生活上亦然,那年,我和老伴到三亚当“候鸟”,他和爱人去陪我俩过春节,每天三餐吃什么,喝什么,到哪里玩,他都安排得头头是道。有时,请我俩品尝海南特色小吃,即使没去过的地方,他都事先上网搜索清楚,甚至能选择捷径。过完春节,他们夫妇要回北京,我叫他提前动身,因为三亚打车难。他却不慌不忙,等到走出住地,他计划乘的公交车临时停运了,把我急坏了,在道边拦出租车,都不是空车。他早有准备,在网上叫车,工夫不大,一台红色轿车开来停下,二人上车了,红车绝尘而去。我一甩头,汗珠如雨。

这小子多才多艺,与时俱进。他在大学艺术系学声乐,辅修爵士乐,毕业后被北京云湖度假村夜总会招聘当歌手,在那里跟音响师学会了灯光音响设计和操作。后来,不干了,理由是“千篇一律的工作没有挑战性,一首《涛声依旧》一晚上能听不下20遍,很烦”,差点把我鼻子气歪。回到家乡,又上某技校学习电子技术,学成后,由于资金不够,计划开办电器维修部落空。就在这时,我的电视剧《庄稼院里的年轻人》在家乡开机,他进剧组“把杆”——就是挑着一根杆,杆上绑着麦克,拍摄时举着长杆同期声录音。由此认识了该剧的录音师,跟着学会了录音,也明白了一部电视剧拍摄全过程。后来,他帮我把写好的广播剧本在电脑上打字,对此产生了兴趣。黑龙江电台邀我根据《一千零一夜》改编30集系列广播剧,我把这个大活交给他试着来做,我帮他挑选了适合我国青少年欣赏的30个故事,头两集帮他构思,他马上学会了,后28集自己构思,自己写,居然写成了。省台录制后,一炮打响。由此,他被聘到电台广播剧部当编导,推出好多广播系列,也获得了一些大奖。他在电台工作期间,还学会了播讲小说和配音。干了几年,嫌薪水少,不干了,当自由撰稿人,其中为人代写各类论文也是他的经营项目,这小子常常现买现卖,倒也能通过严格审查。

我创意并担纲总编剧的60集电视情景喜剧《夕阳快乐吧》,邀请黑龙江笑星魏宝麟担任分集编剧,宝麟原是我在齐齐哈尔市戏剧创作评论室当主任时的创作成员,写喜剧一绝。这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,要求参与编剧,竟然写了40集,比他魏叔多写了20集,而且在喜剧性上跟宝麟比居然不分伯仲。哈尔滨电视台搞的电视情景剧《东北人都是活雷锋》招聘分集编剧,他闯进去写了12集,总编剧交口称赞。哈尔滨电视电台邀我写情景喜剧,题材自己选,还没等我选好题材呢,这小子率先拿出两个创意,被哈尔滨电视台选中了其中的60集电视情景喜剧《找对象吗,吱一声》创意,于是乎,由他编剧,由我担纲剧本统筹。制作播出后,获得观众好评。我看他是个编剧虫,便带他根据鲍十电影剧本《樱桃》改编同名电视连续剧,在编故事大纲和分集提纲时,他发挥了善于挖掘喜剧元素的优长,为这部悲情戏打破沉闷做了有益的探索。我写上半部,他写下半部,八易其稿,最终剧本通过了。此剧先后由十九家电视台播出,创收视率新高。制片人相中了他,他又挑头做姊妹篇《樱桃红》、《袖珍妈妈》编剧,皆在上星台播出。他不满足仅仅当编剧,自费上中国传媒大学学影视导演,结业后,和几个同学在北京成立了传媒影视公司,他当编剧导演,编导网络电影、广告。他编导的网络电影《小三劝退师》邀请著名喜剧演员句号领衔主演,开机前,他做导演阐述,对人物分析和对摄像、录音、灯光各部门提出具体要求,说得头头是道,连句号都对这个年轻导演刮目相看。此剧在网络上播出,受到网友们的追捧。一次偶然机会,给央视中国影像方志节目组撰写一集解说词,就被该节目组聘去撰稿、当导演,还客串将中国茶道传回日本的和尚荣西,去年又担任该节目组编辑。真是艺多不压身,十八般武艺广开门路。

那年,他写了一部微电影《平安是福》,为了省钱,回家动员我扮演父亲,他妈妈扮演母亲,他扮演儿子,他和爱人又摄像,又搞灯光音响,用平板机拍摄,剧中有除夕夜外面燃放鞭炮,“噼啪”声响和火光透进屋里的电话机上。他没有真燃放鞭炮,而是把室内灯关上,用手机灯照在电话机上,将手在手机灯前面有节奏地来回摆动,使得灯光一明一灭,后期制作时又加上鞭炮燃放音响,效果如真。

这部戏参加全国微电影比赛获奖,我这个领衔主演连一分钱报酬也没见,白玩了,我还傻乐呢。那年他还参加了全国配音大赛在上海颁奖,给他颁奖的恰巧是中国传媒大学领导,他说我是您校的学生正在影视导演系学习,这位领导很高兴,叫他回校后找他。他回校后并没去找他,他不愿意巴结领导。

这小子过去性格急躁,酸性,但他在父母面前控制。他干上编剧这行以后,我对他说,舞台剧、广播剧、影视剧都是综合艺术,要想搞出精品,全靠艺术的综合。因此,编剧必须跟各部门密切配合,虚心听取各方面意见,绝不能急躁,他深以为是。我带他写电视连续剧《樱桃》期间,编剧跟制片人、导演达成共识后才写剧本,可是,剧本写完一稿,他们的想法又变了,还得再取得共识,再重新写剧本,如此反复八次。这期间,由于我坐镇,他的急躁情绪没有外露。通过这部戏,磨练了他的性格。后来,他接连写两部《樱桃》的姊妹篇时,我最担心的是他的急躁情绪。还好,始终没有发作。跟制片人相处甚好,还认了干姐弟。

前几年,他就开车了。我坐他的车放心,开得稳,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超车。有一次在车上,他突然叫我师父,把我叫愣了:“谁是你师父,净瞎叫!”他笑嘻嘻地说:“老头,忘了,是您教会我编剧的,我可是您第一大徒弟呀!”

嘿,这小子!

李景宽,黑龙江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一级编剧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炫乐彩票官网线路导航 » 李景宽|闲话小儿子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